[对辨证思维和逻辑思维的解析及对公知的看法]什么是逻辑思维

来源:读书活动方案 发布时间:2019-07-11 08:45:31 点击:

对辨证思维和逻辑思维的解析及对公知的看法

在此先将一些用到的预设前提列举如下,首先辨证思维和逻辑思维都是人的意识处理各种概念的一种方法。而各种概念则是现实在人的意识内形成的一种映射。而人的意识是具有自我感知的多种感觉的综合体。而人就是由人体及意识共同构成的。事物存在于时空内。 概念可解析为存在于时空内的事物在人的意识内的一种映射,这种映射定义为概念。而辨证思维和逻辑思维就是意识用来处理概念的方法,这种方法就是要使概念与存在于时空内的事物,形成唯一的相符的映射。即辨证和逻辑是用来剔除概念与现实不相符的映射的方法。换句话就是采用辨证和逻辑使人对外界形成不自相矛盾的认识。

辨证和逻辑的共性都是一种方法,而不同之处在于,辨证讲究的是同一时刻,不同空间的事物的相互关系,或同一时刻同一空间相同级别之间的相互关系,而逻辑讲究的是,同一空间,不同时刻的事物的相互关系,或同一空间同一时刻不同级别之间的相互关系。辨证讲究的是并行,而逻辑讲究的是串行。而现实是,事物就是在一定时空内变化。由此使用辨证和逻辑就必然是同步的。既要考虑事物全局性也有考虑事物的变化性。例如,辨证讲究的就是在时空内,有上就一定有下,没有上就没有下,不存在只有上或只有下的情况。如果认为出现了只有上或只有下的现象,那么必定推出,对这个上或下的空间定义不全即空间的有限性。而到目前为止,空间是无限大的。而上下对接之处就是中。中在何处上下就从何处分界。空间是三维的,现实中不存在一维的线和二维的面。任何线和面都是有限空间的部分展示。数学中的线和面都是对现实三维空间的一种抽象,这种抽象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即现实不论多细的线都是三维立体的,无论多薄的面都是三维立体的。而逻辑就会讲究,下之下是什么,或上之上是什么,从而可从已知推导未知。

辨证和逻辑都论证一种必然性,表述为,只要是这样,那么就一定是那样,不是弹性的描述而是一种刚性的描述。但是辨证更侧重于宏观上概率上必然性,即大时间跨度的必然性,即偶然中的必然。即一件事必然会发生,但是什么时间点发生则是无法确定的偶然的。 而逻辑更侧重于时序上的必然,主要是一种纯理论的抽象的必然,而在实际中,基于条件的变化而会出现必然中的不必然。即理论上完全成立的,但是是现实中却未必成立。或基于设定条件的不可实现性,而完全不成立。

中国传统文化对辨证是有很多文字描述的。如危机 阴阳 舍得 等 只有辨证性的必然性而缺少逻辑上的必然性。而要论证危机 阴阳 和舍得的逻辑上的必然性,那就必须要一事一论。即具体事情具体讨论,就要理论联系实际。通过对所有的事实都一一进行验证与抽象,最终才能在所能触及的范围内,得出此结论或通过已知的结论通过推导而得出。这种对所有事物一一验证的实践和推导,是东方文明所欠缺的。从而使危机 阴阳 舍得等结论更多是一种体验的结论而不是推导和试验的结论。

真正把逻辑系统带入中国并进行实践的应该是马克思主义,而真正把逻辑和辨证完美的结合起来的却是毛泽东。辨证和逻辑的统一,一定会需要形式和内容的统一以及言论和行为的统一。一旦把辨证和逻辑进行统一,那么就会具备穿越历史的预测能力。毛泽东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集大成者,而中国文化一个特点就是中庸而不走极端,但是万事皆中庸也是一种极端。这就是该中庸的时候就中庸,不该中庸的时候就不中庸。也就是既有原则性,也要有灵活性。马克思主义为中国添加了原则性,而毛泽东很好的掌控了原则性和灵活性。马克思为中国提供了一整套理论架构,而毛泽东却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通过实践和验证把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完美的结合起来,形成毛泽东思想这个理论体系。

中国封建社会主要由 皇权 官僚知识分子 及农民三层结构构成。从汉以后 皇权几乎都是

由文人协助武将打下的,鲜有文人夺天下。这是中国文化非常值得探讨的地方。中国传统文人天然具备一种道德优越地位,形成武人打天下,文人治天下的现象。 但是到了当代,由公知和母知构成的公母知群体,已经将传统文人建立起的道德优越地位全给破坏掉了。

孟子讲生我所欲也,义我所欲也,两则不可兼得,舍生取义者也。这里讲得就是原则性问题,大是大非问题。俗话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而公母知更多表现出的是成小事者,不拘大节。

公母知的思维模型就,既不相信别人却又要别人相信自己。越熟悉的东西越否定,越不知的东西越肯定。公母知群体有两类,一类是坚持人性本恶,人就是自私的,人的所有所做所为最终落到为己上,但却把自己当好人。一类是坚持人性本善,只相信自己的动机是好的,却怀疑其他人的动机。这两类公母知大多有一定的辨证性,但在逻辑上却擅长打自己的脸。

坚持人性是本恶的,那么所有人就都不是好人,这所有人包括自己,而公母知们,却不自觉的以自己的行为,来否定自己的理论假设。只要坚持人性是本恶的,逻辑推导出公知是骗子,母知是骗子,公母知都是骗子。只有骗子才能在认知是本恶的这个共识下,还宣传自己所做作为是为了别人好,让他人相信自己。只要是坚持人性本恶,那么就无需让任何人相信自己。恶需要的是力量,而不是信任。所以任何坚持人性本恶,又自认为是好人的公母知都是骗子-----这就是逻辑的力量。这群公母知不但去欺骗他人,更把自己给忽悠了。西方文化讲究的是人是有罪的,人与人之间是不需要互相相信的。但是西方有上帝。却需要人无条件的相信上帝。所以只要相信人性是本恶的,必然要相信上帝。上帝的意志在人间的体现就是法制。而尼采说上帝死了。当上帝受到质疑时,法制是上帝的意志,还是人的意志?而人是本恶的,从而法制是本恶的。所以只要坚信人是本恶的,而对上帝又是质疑,那只能得出法制本身也是本恶的结论。善有善果,恶有恶果。西方的法制到头了。

坚持人性本善的群体,在坚持人性本恶的公母知眼里就是一群骗子,这就是相对性。所以当讲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会变成美好的明天。就变成一种忽悠。同样坚持人性本善的公母知,坚持的只是自己是好人而已。只要与自己接受范围内所认知的结论相抵触的,就会得出是坏人的结论。从逻辑上讲,只要坚持人性本善,那么就不可能有恶的出现,如果有恶出现,而么只能得出,恶是由善产出的结论。那么善是善呢,还是善是恶呢?所以只要坚持人性本善,那么就要坚持没有恶的存在。即世界上没有坏人。所以当这类坚持人性是本善的公母知,在恶意的污蔑毛泽东时,其所坚持的和做的又是多么的自相否定。

立足于现实,现实情况就是,善是存在的,恶也是存在的。即善恶是并存的。因为有善,所以需要道德去弘扬,因为有恶所以需要法制去约束。而法制是要体现善的意志,而善的载体就是人民。在西方,法制是上帝的意志,而在中国,法制只能是人民的意志。人民就是上帝。中国只能由中国人民来治理,从而人民治理可简称为人治。人治是实实在在的,而神治却是理论推导或必须要求坚信的。所谓神治本身也是由人来代表治理,神本身却从没露过面。 善只有与恶对比方知有善,恶只有与善对比方知有恶。

从逻辑上讲,当所有人都是好人时,是不需要法制的。法制是治恶而不是治善的。没有恶就不要法制,需要的是道德。所以只有当恶性遍地时方需要法制。所以不能为了法制而法制。不能为了改革而改革,都需要有目的性,都是扬善去恶。

中国需要对逻辑的娴熟的运用,而不是像公母知群体那样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 只有在深刻的理解形而上和形而下的基础上方能顿悟中庸。就以我为例。我就是本人,

本人就是我。任何人都可用我来自称,我可是用于任何人。用形而下来分析我就是,我是由什么构成的?构成我的那个什么,又是由什么构成的?可层层分解。用形而上来分析我就是,我是什么的构成部件?那个由我作为组成部分的什么,又是什么的一个部件?可层层收缩。从而在这形而下和形而上的形就是我,我就是形,随着上下的变化而变化。

中国传统文化,不同概念之间跳跃性过大,需要逻辑进行沟通。

推荐访问:辨证 逻辑思维 解析 思维 看法 逻辑辩证关系 辩证和逻辑
上一篇:axure软件 [网页设计调研报告]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三十范文网_讲话发言_党团范文_规章制度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十范文网_讲话发言_党团范文_规章制度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