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腔热血化春雨:一腔热血东流什么意思

来源:国旗下讲话 发布时间:2019-07-11 08:45:07 点击:

——本报记者踏访林俊德院士人生足迹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9日 08:47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 刘兴安 柳 刚 张晓祺 王 瑶

“有一个地方名叫马兰,你要寻找她,请西出阳关……”

马兰,在常人眼中,是一个遥远的地方——俯瞰中国版图,它不过是西北大漠戈壁深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点。

对于林俊德院士来说,那是他永远的“家”——临终前,他用虚弱的话语再三叮嘱:“死后将我埋在马兰”。

马兰,这里见证了林俊德洒下的一腔热血;马兰,这里的人们为林俊德的离去洒下了太多的热泪。

地点一:罗布泊·核试验场区

“戈壁滩上寸草不生,却生长出了最顽强的信念”

烈日当头,天空湛蓝,地上沙砾滚烫。

打开车门,记者双脚站在了罗布泊中国核试验场区——这片让人崇敬的戈壁滩上。

关于48年前横空出世的“东方巨响”,毛泽东曾说“这是决定命运的”。

邓小平这样评价:“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

凝望远方地平线,记者思绪在沸腾。时间,空间,此刻不断在跳跃,在交错。

关于原子弹爆炸蘑菇云升腾时的辉煌瞬间,有一个经典画面广为人知——人们纷纷跳出战壕,将帽子抛在空中,相拥而庆。

然而,更打动记者的,则是另一个鲜为人知的场景——当蘑菇云还在不断向上翻滚时,穿着防护服的科技人员,无所畏惧地向烟云开进,搜寻记录此次爆炸数据的设备。

在那些义无反顾的身影中,就有他——林俊德院士。

回忆当时情景,他多年的同事说:“那种情况就是上战场,根本顾不上个人生死。”

那时,林俊德担任首颗原子弹“核试验冲击波机测仪器研制小组组长”,只有26岁。而他带领的,则是几张更为青春的脸庞。

一战成名——林俊德和战友研制的压力自记仪,在首次核试验爆炸中准确测量到相关数据,立下大功。

此时此刻,环顾这片戈壁滩,是无边的空旷、荒凉、寂静。

遥想当年,这里军帐连营,呼号声此起彼伏,数万名中华儿女挥洒着滚烫的汗水。

如今,大家肯定好奇:在当时缺技术、缺钱的情况下,他们那一代人靠什么创造奇迹?

答案是:信念,为国自强不息的钢铁信念。

“戈壁滩上寸草不生,却生长出了最顽强的信念。”林俊德昔日同事、年近七旬的曹述生老人回忆说:“当时大家心里都憋着一口气,一定要自己造出原子弹。”

罗布泊之苦,不亲身经历无法想象。曹述生老人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秘密”:当时,在戈壁滩上最大的享受就是能喝上马兰运来的淡水,一次看到兄弟单位水箱有淡水,馋得不行,半夜里悄悄灌了一小壶,这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当“小偷”。

当年试验场区生活之艰苦,有张爱萍将军动情创作的一首歌曲《我们战斗在戈壁滩上》为证:“任凭天云多变幻,哪怕风雹沙石扬,烈日明月伴营帐,饥餐沙砾饭,谈笑渴饮苦水浆……”

48年后的今天,曹述生老人低声哼唱此曲,依旧激动得热泪盈眶。

这些年,林俊德就是怀着对国家的如磐信念,不知疲倦地奔波在这片被称为“生命禁区”的戈壁滩上,在一次次爆炸声中创造着历史——他参与了我国全部核试验,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

经历了如此艰苦岁月的考验,林俊德才能在身患癌症时对医生坦然道:“我是搞核试验的,一不怕死二不怕苦。告诉我还有多少时间,我好安排自己的事情……”

面对死亡如此从容,医生也禁不住赞道:“他不仅是学富五车的院士,更是意志坚强的战士。”

在解放军总医院看病,林俊德和自己多年的老上级、“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程开甲院士在病房相遇。

这是一个让人怦然落泪的悲壮场面——

当年,他们意气风发,战斗在大西北这片戈壁滩上,为中华崛起铸就大国核盾。

如今,程开甲院士已94岁高龄,躺卧在病床上;林俊德院士已75岁,胆管癌晚期,站在那里都吃力地抖动。

他们这短暂的会面,仿佛是一名战士向自己的指挥员报告:我将进行最后一次冲锋……

谁能想到,一个多月后,林俊德院士真的战斗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闻讯,程开甲院士用发颤的手悲痛地写下挽词:“一片赤诚忠心,核试贡献卓越”。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作为核试验战场上的一名“老兵”,他将生命的最终归宿选择在马兰,就是为了永远守望自己曾经驰骋的沙场。

此刻,茫茫戈壁上,刻着红色“永久沾染区”的石碑格外醒目。伫立于此,记者不由深深鞠了一躬——这,是林俊德院士他们那一代人用生命铸就的不朽丰碑。

面对采访,林院士的爱人黄建琴——曾经参加过9次核试验任务的“核大姐”言辞恳切:“老林真的很平凡,他只是我们那个年代搞核试验的一分子。”

也许,他们那一代人的伟大,正在于参与了伟大的事业而不认为自己伟大——他们至今觉得“只是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戈壁滩上,一阵旋风骤然吹过,刚走过的足迹迅速被黄沙掩埋。

擦拭脸上沙尘,心中感慨涌动:作为共和国年轻一代,我们的记忆绝不能被时间的“黄沙”掩埋。无论过去多少年,都要记住那个年代的那一群年轻人——是他们的奉献,带来了今天这份可贵的和平。

离别之际,回望“爆心”标志,字字鲜红如血。

地点二:红山·某试验区旧址

“残壁断垣,见证撼天动地的豪情”

残壁断垣上,昔日战天斗地的标语依旧清晰可见;废弃的礼堂,寂寞地矗立在蓝天下,诉说着那个年代的热血与赤诚。

正午,穿行在红山某试验区旧址间,记者有恍若隔世之感。

荒草萋萋,多少楼前兵马事。这里,是林俊德院士和研究所战友们曾经的“家”——他们在此生活、战斗了整整20年。

如今,这里荒芜了,当地牧民成了这里的主人,曾经的营盘成了羊群的乐园……

到达这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地方,实在不易——山路蜿蜒起伏,其中几段已被洪水冲毁。

现在尚且如此,当年进出此地,艰辛更是常人难以想象——

林俊德院士爱人黄建琴在回忆中写道:“女儿快出生时,正赶上快过春节,老林在外出差,又因为单位在红山,生活条件和物资供应都有限,我只能回江苏老家待产,先是坐汽车,颠簸了10多个小时到吐鲁番火车站,买不上卧铺票,只能坐硬座,熬了4天4夜才到南京……”

如今,女儿林春也已为人母。采访中,当林春坐在眼前时,记者脑海里不断想像当年她母亲黄建琴挺着大肚子在冬天雪野里乘卡车颠簸跋涉的场景。

为了国家使命,林俊德一个人的奉献,其实是他们一家人的奉献。

而他们一家人的奉献,又是他们那一代人为国奉献的“标本”。

此行向导,是基地马兰电视台编导杨军岭。他当兵就在这里,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

在他的“导游”下,记者一行率先来到当年研究所科技人员住过的宿舍。指着其中一栋楼房,他说:“林院士家好像就是这里”。

门窗皆无,杂草丛生,小鸟受惊振翅飞出。楼前,几个用石头垒成的大小不一的低矮建筑,吸引了记者的目光。

“这是当年盖的鸡窝。”杨导说,“这里太偏远,生活艰苦,补给困难。为了补充营养,当时上至所长程开甲,下至一般科技人员,几乎家家都养鸡。”

养鸡?记者惊诧。要知道,当时住在这里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科技精英。他们中有的是著名大学教授,有的是海外归国学者……

不亲临此地,岂能想到: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大山深处,这些科技精英一边挑战着世界尖端技术的难题,一边还要亲手解决家庭生活上的难题。

曾在红山度过童年的周莉,在《温暖记忆》中写道:“我妈孵小鸡的本领很高,根本不用母鸡,就是用大热水袋捂着,控制好温度,21天后,可爱的小鸡就出壳了。”

核试验和养鸡,他们那一代人解决难题的办法,都是一样——自力更生!依靠自力更生,他们创造了震惊世界的声声巨响;依靠自力更生,他们让自己的孩子在罗布泊吃上了新鲜的鸡蛋。

当然,在当时举国艰难的情况下,他们生活上的困难远不是养鸡就能解决的。

回忆当年,林俊德的同事杨妙秀老人说:“当时年轻干劲足,饿了,没有东西吃,喝杯水就挺过来了;困了,到外面吹吹风,做点冷处理,就清醒过来了。”

在马兰基地采访,记者还听说了一个关于“功勋榆树”的故事——

榆树沟里长着许多老榆树,在最困难的时候,一串串树叶、榆钱,还有榆树皮,成了官兵的“救命粮”。当时,基地首任司令员张蕴钰指着这些树对官兵说:“刚来的时候,树枝被我们砍了,细的编筐用,粗的做扁担使,现在连皮都被我们扒了填肚子。你们都要记着这些树,今后谁也不许再动它们,活着长在这儿,死了、倒了就让它躺在这儿。”

在羊群咩咩叫声中,记者一行来到了林院士和战友们当时工作所在的试验楼。

阳光明媚,清澈的小溪从房前流过,一名哈萨克族妇女正蹲在那里洗衣服。显然,这里如今已成为她的家。

望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她一脸茫然。她不会知道,身后的这个“家”,曾经上演过如何激荡的历史风云——在这简陋的实验室里,林院士和战友们攻克了地下核试验应力波测量这一技术难题。

难怪西方媒体曾这样评价:中国人善于用自己智慧的大脑,把最原始的工具同尖端科学连接,创造出不可思议的奇迹。

多年以后,回忆这段日子,林院士深情地对学生说:“留下的不是痛苦的回忆,那滋味是一种自信、一种自尊。”

沿着小路向前,一座袖珍小桥出现在视线中。杨导对记者说:“这桥叫做爱情桥,是整个山沟里最浪漫的地方,当年许多情侣都来这里约会、散步。”

采访中,林院士的爱人黄建琴抹着眼泪哽咽道:“老林走了,再也没有人陪我散步了!”

想一想,当年风华正茂的他们携手走在这座小桥上,那是一道多么美丽的人生风景!

为了纪念自己逝去的青春,年近六旬的杨导在小桥上拍照留影;为了记住他们那一代的青春,记者也在小桥上郑重留影。

走到自己当兵住过的营房,杨导突然有了新发现——昔日的连部被牧民改成了小商店。

望着招牌上写得有点歪斜的“商店”二字,杨导笑容格外灿烂。作为一名曾在这里奋战多年的军人,没有什么比看到这一象征和平的时代变化更让他感到自豪的。

夕阳下,站在山坡俯瞰,整个山谷寂静无声——

那一天,他们那一代人静悄悄地来了;那一天,他们那一代人又静悄悄地走了,留下的只是山谷中那一座座无言的建筑。

历史选择了他们那一代人,他们那一代人也创造了历史。这片山谷中的每一间房屋,每一块瓦砾,每一条道路,都深深刻着那个时代的烙印。

地点三:马兰基地·林家小院·烈士陵园

“这里的墓碑,是祖国脊梁里最坚硬的部分”

清晨,站在长满青草的小院,望着眼前这棵大杏树,基地副政委侯力军禁不住眼眶湿润。

这,是马兰基地分给林俊德院士的新家。

在这个新家,林俊德院士仅仅住了2天。其中的一天一夜,他还是在加班工作,赶出了一份近2000字的某重大技术项目攻关建议——这是他病重住院前给基地提交的最后一份报告。

他很喜欢这个新家——电话里,他高兴地告诉爱人黄建琴,院子里有棵大杏树,到夏天我带你一起来看……

侯力军伤感地说,如今夏天到了,杏子熟了,他却走了,脚步如此匆匆。

从小院出来,记者径直来到林俊德院士给自己人生选择的最终归宿——马兰革命烈士陵园。

清风徐徐,鲜红的、象征和平意义的纪念碑肃然矗立,直刺蓝天。

缓步绕过纪念碑,“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基地首任司令员张蕴钰等人的墓地,跃入眼帘。而后,记者将视线向四周、远方延伸,一片墓碑如林挺立。

这里,长眠着370个为中国核试验献出生命的英灵。

“举杯邀月,恕儿郎无情无义无孝;献身科研,为祖国尽职尽责尽忠。”他们来自大江南北,来自长城内外;他们有的是在试验现场壮烈牺牲,有的是在平凡岗位上积劳成疾悄然而逝……

穿行其间,记者在一块墓碑上看到刘海林的名字——

他是一名爆破工兵,排除哑炮时奋不顾身……嘭!嘭!巨响中,他爱穿的红背心被炸得粉碎。战友们将他被炸碎的身体和衣服收拣在一起,只有仅仅17公斤重。那一年,刘海林只有19岁。

在整个墓区的右侧,静静躺卧的一群无名烈士,更让记者心潮澎湃——

侯力军介绍说,早些年条件有限,许多墓碑都是用木头做的,结果一发洪水就被冲走,如今将这些英灵迁移过来,他们便在墓碑上统一刻了4个字:“大漠忠魂”。

这里,所有的墓碑,无论有名字或者无名字,都是一种无言的诉说,诉说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

这里,所有的墓碑,都是“祖国脊梁里最坚硬的部分”,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图腾”。

如今,他们昔日的战友——林俊德院士,提出也要把自己葬在这里!他太累了,为了国防事业他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白云作证:和战友们一样,他一辈子都在践行着那一句话——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当林院士离世的消息传到家乡小学,老师想组织学生们一起学习这位杰出校友的先进事迹,可上网一查,只有寥寥数语——他们不知道,他的功绩和荣誉都写在那遥远的大漠戈壁,融汇在这秘密而伟大的事业中。

当亲孙子“石头”在学校填个人资料表格时,爷爷职业那一栏,他从来都是填写“研究员”——“石头”不知道,自己的爷爷在科学攻关上有“多厉害”,他的工作笔记被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作为那个辉煌年代的“历史印章”。

侯力军动容地对记者说,林俊德院士就像扎根在戈壁大漠上一棵胡杨树,千年不朽!

这一刻,阳光下,纪念碑上的碑文特别清晰:“他们的生命已经逝去。但后来者懂得,正是这种苍凉和悲壮,才使得‘和平’二字更显珍贵。”

这一刻,远处传来孩子们戏耍的欢笑声……

■尾声

马兰,一座因使命而诞生的城市,一座“将戈壁踩在脚下的城市”。走在这里,热血会禁不住沸腾。

基地陪同采访的王干事原是四川人,可现在,碰到有人问他是哪里人,他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马兰人。他认真地对记者解释:“时间长了,我觉得自己的根已经长在了这里。”

记者想:如果林俊德院士遇到相同的问题,他必定也会这么回答——我是马兰人!

马兰人,有位诗人这样描述他们——

没有豪言壮语,没有热情颂歌,

他们隐姓埋名,无怨无悔,

任岁月染白了青丝,任风霜催老容颜,

在西部戈壁,在大山深处,在无人知道的角落,

用生命的光和热,为共和国创造出太阳和惊雷。

推荐访问:春雨 热血一腔化春雨 清风明月本无价
上一篇:山东省县域经济发展特点.问题及对策 对策者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三十范文网_讲话发言_党团范文_规章制度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十范文网_讲话发言_党团范文_规章制度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