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夜读]果戈里的心头缠念】 果戈里怎么读

来源:祝福语 发布时间:2019-09-13 08:39:43 点击:

在俄罗斯,君王可以变成隐士,信基督的圣愚可以登上台阶走向王位,作家可以充当先知。如果说宗教、文学、政治与俄罗斯主义的边界划分不那么清楚,通过几世纪对灵性的不断探索,倒是经常阐明这个奇怪的共生现象。

在19世纪,俄罗斯的作品中尤其感觉到这种撕裂。那些人愿意表达俄罗斯文化中的所有种种忧虑,扮演的也就不专门是文学性的角色。

据卡特琳说,俄罗斯文学中三大天才就是这个情况,他们是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那么今晚我们来分享下果戈里的缠念究竟是什么?

01尼古拉 果戈里(1809-1852)他是乌克兰农村的孩子,幽默地挖掘故乡的民俗文化资源。他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取自民间素材的故事集。在他以后出版的记述作品中,他的幽默变成了忧虑与幻灭。《塔拉斯 布尔巴》描述17世纪哥萨克人抗击波兰人的英勇斗争。在果戈里笔下,苦闷的日常生活现实变成了怪异的史诗。他保持叙述中有趣的活力,但是他的作品主要传述一种思想的严肃性,探索灵魂深处的不安。《钦差大臣》对俄罗斯官僚的嘴脸进行尖刻的讽刺,在此之后,他周游欧洲,写出了他的重要作品《死魂灵》。这部作品为滑稽文学开了先河,后来如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的作家也从中借鉴。令人惊讶的是果戈里不是俄罗斯人,是乌克兰人,哥萨克的儿子。正如梅尔基奥尔 德 沃盖所说:“这个简单的迹象不需要评论;它说明这个人与众不同之处,它首先表露了我们在他的性格中看出的明显特征:表面爱捣蛋,内心真犹豫。”

02破译果戈里为破译这位作家之谜,必须先了解他的祖国乌克兰,哪里白天明亮,大草原上繁花如锦,黑夜温和,星空照出漫无边际的地平线上的不安。这种情景在他心中引起的是感情多余肉欲。实际也是,据他的朋友说,果戈里不懂肉的享受。这可能也说明为什么他的传记说到他的私密生活从来不见女人的痕迹。然后也就明白他的作品也没有女人。这点恰恰与托尔斯泰截然不同。

圣尼古拉是他的主保圣人,也是旅客游子的保护神。1828年12月6日果戈里向圣尼古拉朝拜后离开了他出生的乌克兰,从此以后,三套马车成了他作品的象征。他的旅途也确实没有要走完的打算。他从来没有在哪儿真正定居下来,既不在圣彼得堡,甚至也不在巴勒斯坦,尽管他在哪里获得了一种安宁来平息他灵性上的忧愤。

03果戈里开辟新道果戈里在这个独特的俄罗斯开辟新道路,认为“恶”是一个真正具有神秘实质的存在物,如同一个不朽的现象,其中凝结上了上帝与无垠 的否定。

“对着这个坏蛋的嘴脸狠狠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让他做个巨人。”这位作家说,他对自己的工作同样爱与恨。

将近1840年,他的那部标志性作品《死魂灵》的写作,是一场真正的噩梦。一切都是那么艰苦,他甚至对写作感到憎恶。他觉得就是作品中也在跟“恶”干仗,写道:“我的读者没有一位知道他们在嘲笑我的主角时,是在嘲笑我自己......我让我的主角具备我本人的卑劣无耻。”

04打开俄罗斯宇宙大门的芝麻咒

当我们在西伯利亚列车上进行难忘的谈话时,卡特琳再三提到果戈里书中的人物,认为他们也是打开俄罗斯宇宙大门的芝麻咒。

事实上,果戈里即现实??怪诞,面对“恶”的威力日益剧烈冲击与侵袭他,他要在它的摧毁中寻求自己的拯救。他像许多俄罗斯知识分子,感到时间即将终结的信号,活着担心启示录中末日的来临(尤其在1836-1840年经过严重的伦理与精神危机以后)。可是,在最萎靡不振的时刻,他坚持相信艺术家的不可或缺的重生,不是造成无谓骚动,而是达到宁静安详。

果戈里感到奉献自己去完成一件重大的“牺牲”:“我爱善,我寻求它,我消耗它,但是我不爱我的种种恐惧......我跟它们斗争,会继续斗争,把它们驱逐,上帝会帮助我的。我渴望为我的国家服务......我只是觉得我还能以这种方式为国家服务,才与我的写作取得和解。”

这样,在这个独特的俄罗斯的纯粹传统中,诗人让位给了先知。果戈里带着他的全部伦理的严格性来审视有史以来缠绕世人心头的这些问题:哪里是善和哪里是恶?什么是允许的,什么是禁止的?

作家走遍从意大利到巴勒斯坦的这些大陆后,看到:“我面前出现一个面孔忧郁、年纪衰老的稻草人,使我为整个俄罗斯打寒战与嚎叫。兄弟们,我害怕,预感到神户的广垠会吓得灵魂冰凉。”

他虔诚,还是相信自己无法窥探灵魂的深处。他声称自己不知怎样构筑他这一生的大作《死魂灵》,转而研究读古代宗师的作品:圣约翰 克里索斯托(金口约翰)和其他希腊神父,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的创始人;他欣赏《耶稣基督的摹仿》、研究《奥德赛》和《神曲》,他愿意自我升华到这个水平,像荷马一样叙述一个人长途跋涉中遇到的历险。一次分三阶段的旅行,也就像但丁《神曲》的三部分。果戈里那时给斯米尔诺夫夫人写信说:“.......我不喜欢我至今写成和出版的作品,尤其不喜欢《死魂灵》。后续部分将会不同。目前来说还是个秘密,到了后面几卷会突然出现的。”

在巴黎、法兰克福、汉堡或奥斯坦德试图续写《死魂灵》第二部分时,他对医生、疾病、治疗、看法变换不定。但是他笔下所描述的国家跟他的新思想不合拍,他给他的俄罗斯朋友屡屡发言,要求他们让他认识一个符合他的愿望的俄罗斯。他力求理解自己内心的想法,撰写一部《一位作家的自白》,这书在逝世后由一位朋友出版,原稿上没有书名,也是由朋友代取的。

然而,果戈里以后再也没有写出可与《死魂灵》第一部分相媲美的东西。他的全部作品都已问世,但是他不知道这个。他竭力要向自己证明他还能做得更好,煞费苦心要描述一个现实,其实只是自己想象的反映。

果戈里愈来愈多谈到上帝,害怕魔鬼。他那是跟马修神父关系密切,那是个极端的东正教神甫,仿佛是从《死魂灵》第一部分章节中走出来的人物,逼迫作家要做补赎,弃绝文学。果戈里犹疑不定,给教父写信说:“我不知道是否要放弃文学,因为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上帝的意愿。”他还辩说:“难道一位作家不能够在一个动人的故事内,超过其他作家写作生动的、更堪为人类表率的典型人物吗?”还继续为自己辩解:”要不是今天大量流传的长短篇小说中不道德和诲淫诲盗的占大多数,我就绝不会想到去写作的......"

几个月以来他渴望去巴勒斯坦,自撰了一篇平安祷告辞,寄给母亲要她让村里的神甫念诵。在拿撒勒的一个下雨天,他躲起来自己也不知道身存何处,后来在一封信里写道:“确确实实,就好像我在俄罗斯某地的驿站上等待。”

果戈里写《死魂灵》已写了十七年:“时间总是不够,绝对是被恶魔从我这里偷走了。”1852年2月11-12日夜里,他祈祷到了凌晨三点钟,把一个年轻仆人唤醒,要他点起书房的火炉,然后手里拿一支蜡烛台穿过他的公寓,进了每个房间里划个十字。他用那支蜡烛点燃一束纸页,在一把椅子上坐下,等待最新写的《死魂灵》第二部分烧起来。手稿烧成灰烬,他又划个十字,潸然泪下。他第二天说是在恶魔的影响下这样做的。九天后,2月21日,他病倒床上,遗忘发狂,要求:“梯子......快,梯子!”

这是他最后的遗言。

他年纪轻轻时已说过:

“我知道我的名字在我身后将不再存在......”他深切感到我们在世时播种的果实会茁壮成长,然而不明白其可怕的后果。

托尔斯泰在他逝世前几天拜访过他,跟他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果戈里那时反驳他说:“在这么可怕的时刻您怎么能够谈这个呢?”他直躺在一张长卧榻上,两眼睁的大大的。转向墙壁,跟他的客人描述他看到“鬼魂”、“幽灵”正在嘻耍彩虹的碎片。“可不是么,我哪里都在,没有面具,没有华丽的服饰,无处不在,永世不灭......"

他的逝世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皇室的恩宠已忘了果戈里。莫斯科总督在饰带上缀加他的纹章,跟着棺木送灵,甚至还遭到指责。可是,他不但是俄罗斯最伟大、也是最讲灵性的作家,

今晚就分享到这里,下期见,晚安!

果戈里

中文名

尼古莱·瓦西里耶维奇·果戈里-亚诺夫斯基

外文名

Никола?й Васи?льевич Гоголь-Яновский

别 名

Гоголь

国 籍

沙皇俄国

民 族

乌克兰族

出生地

乌克兰波尔塔瓦索罗庆采

出生日期

1809.04.01

逝世日期

1852.03.04

职 业

小说家,剧作家

毕业院校

波尔塔瓦省涅仁高级科学中学

信 仰

东正教

代表作品

《死魂灵》《钦差大臣》等

生前好友

普希金,托尔斯泰

------------------------------------------

珠江国旅 公众账号:travelstar1998

------------------------------------------

推荐访问:珠江 心头 戈里 夜读 缠绵入隐婚总裁请签字 隐婚总裁请签字txt
上一篇:65岁退休交43年养老金,最后钱只够买菜!怎么破?:到了退休年龄养老金没交够怎么办
下一篇: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关于弘扬优秀文化传统

Copyright @ 2013 - 2018 三十范文网_讲话发言_党团范文_规章制度 All Rights Reserved

三十范文网_讲话发言_党团范文_规章制度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75